人生真的沒有「正確的道路」這回事。那麽我們該怎麽辦?

大概正是從我這一代人開始,「道路」開始變得不那麼清晰了。我前面幾代就開始沒有了分配工作這件事,到了我們要考大學的時候,部分聰明一點的家長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見識不足以給孩子「指路」,可以說是家長孩子一起迷茫。

但是計劃經濟體質留下來的思維至少在我這一代人身上還是有的,畢竟父母是從那個年代過來的。大學頭幾年我還是在「找路」。現在回頭翻我當時在華人論壇發的帖子,跟現在很多小朋友一樣:到處問某某專業找工作吃不吃香,能掙多少。最後選了個「看不見路」的選項。
» Read more

制定執倉及逃生計畫

昨天個市急挫,源頭係教育股被「雙減」的消息屠殺,騰訊音樂被要求解除境內獨家版權,而美團(3690)亦受外賣員新規保障嚇窒,一時之間幾個壞消息打埋嚟,做就了千一點的跌市。

但唔知戰友有冇留意,其實教育股被規管的消息,於三月時已講過一次,早應抱有戒心,當然今次的規限就更清楚更嚴重,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為非牟利,該等機構不可融資上市,嚴禁資本運作,雖然青冰不熟識教育股,但以字面解釋,若落實執行,有好多上市公司應該係要關門大吉的,所以有大行對教育股瘋狂劈目標價,係可以理解。
» Read more

疫情加劇教育不平等

住在墨西哥城的克魯茲(Judith Caballero Cruz)今年因新冠肺炎失去了兩名至親。現在,育有兩個孩子的她擔心疫情還會奪走孩子的未來。

對克魯茲來說,與世界各地的家庭一樣,剛剛結束的學年是一場無休止的煎熬。拉丁美州各國的家長和學童的日子尤其艱難——當地學校停課時間是全球最長的。到 6 月中,只有 8 個拉美國家的學校完全復課,而且大多是位於加勒比海的小島國。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墨西哥城的大部份學校都關閉了,為了讓她的兩個孩子繼續接受教育,克魯茲幾乎想盡了一切辦法,包括讓他們用流動數據遙距上課——直到她為過世家人安排葬禮和安慰其他哀悼者等事耗盡她每月手提電話的所有數據。

她還嘗試過謁孩子們網吧上課,但社交距離限制使她無法陪他們進去網吧。在她父親家裡,她試圖讓孩子們跟著電視裡的課程學習,但她不得不來回切換兩個頻道,這樣兩個久子才能跟上課程進度。最後,她只好購買了一個家庭上網月費計劃——月費約為 42 美元,對於靠在制市賣二手衣服和電器賺取微薄收入的克魯茲夫婦來說,這並不便宜。
» Read more

相互關聯的理論框架

基本、普世的智慧是什麼?第一條規則是,如果你只是記得一些孤立的事實,而試圖把它們硬湊起來,將無法真正理解任何東西。如果這些事實不在一個理論框架中相互聯繫,就無法派上用場。

你必須在腦中擁有一些思維模型,靠這些模型組成的框架來整理間接和直接的經驗。你也許已經注意到,有些學生試圖靠死記硬背應付考試,使他們在學校和生活中都成為失敗者。你必須把經驗掛在腦中一個由許多思維模型組成的框架上。
» Read more

1 2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