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股專題 — 博彩修例重點

澳門賭牌在2001年招標,最後澳博(0880)、銀娛(0027)及永利澳門(1128)獲得發牌,2002年澳門政府與銀娛修訂合約,容許賭牌一拆二,銀娛持有主牌,副牌就發給金沙中國(1928),隨後澳博在2005年分拆副牌給美高梅中國(2282),2006年永利中國亦分拆副牌予新濠國際(0200)旗下的新濠博亞,自此賭牌就有三正三副,為期二十年。

原本澳博及美高梅中國的賭牌,在2020年到期,但澳門政府最後決定,延長兩者的牌照,所以六個牌都會在2022年6月到期。傾續牌之事,澳門政府早幾年已有提及,但一直未見細節,青冰還記得在2018年蘋果專欄已寫過,當時中美貿易戰應會影響日後續賭牌的決定,結果一拖就是三年,當中因疫情而暫停續牌的討論,看似成理,但內裡原因就無人知,始終2022年中到期的事,要給賭企充足的時間去應對,你唔發牌,都要畀時間我賣走啲資產吧。終於,在兩星期前,澳門政府決定為修改博彩條例作諮詢,日期至10月29日,隨後便會公佈結果,市場相信完成諮詢就會傾續牌。

賭股早前暴瀉,全因被諮詢內容嚇怕,當中有九大重點:
1) 賭牌數量
2) 牌照有效年期
3) 增加對賭企的監管要求
4) 僱員保障
5) 強代對賭企、中介人及合作人的審查機制
6) 引入政府代表為董事
7) 推動非博彩元素
8) 社會責任
9) 明確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制度

其中市場最驚的,當然是賭牌數量,因澳門政府講明不會再有副牌,另外就是對賭業的監管、審查及懲處,那些僱員保障及社會責任,算係較次一級,推動非博彩元素,都係呼應國家為澳門的定位,在大灣區扮演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今次本文會為當中重點作分析,隨後會另文為六間賭企作個別分析,目標是在國慶假期長周末時完成,不過個別分析就會放在戰士區了。

當澳門經濟財政司提及不會再有副牌,的確是重擊賭股,但只要細讀,便明白不設副牌,是不想再見到由三變六這情況,所以最理想的結果是,六個正牌,全部有得續,但大家都知,現時國策已變,共同富裕為目標,賭股輝煌的時代應該已過,市場是否能容納到六間賭企,實在存疑,更重要的是,現時賭牌是三中三外,為了體現主權,中方牌照佔多數,亦屬合理推測,所以青冰估計,如維持六個牌,應該會變成四中兩外,如減發一個,將會是三中兩外,如最後竟然爆冷是三中三外的話,相信中美關係應有大幅度的緩和。至於年期,肯定不會是廿年之久,十年期是較合適的決定。

國內政策對不少行業都收緊監管,賭場作為洗黑錢及走資的其中一個路徑,要面對較嚴厲監管,應該一早料到,只係唔知有幾辣而已。諮詢內容有提過,想增加澳門永久性居民股東比例,向股東派息時須符合特定條件,並得到政府許可,前者對澳博及新濠影響最少,因為大股東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而銀娛大股東呂志和,按維基百科的資料,是擁有澳門藉的,所以亦都OK,美高梅中國聯席董事長何超瓊,仍持有約22%股權,除非個條款係辣到要澳門人持過半股權,否則都會過關,至於永利及金沙就無計喇,血統唔得;派息都要政府批,這個對三間外資影響較大,因為這是一貫的政策,派高息畀美國母公司,但國策要內循環,在這幢賺就要在這裡投資,相信這點會令外資好頭痕。另外就是要將政府代表放入董事局,這個外資必然反感,開董事會都唔敢暢所欲言,講錯嘢隨時犯法。

而加強審查機制、明確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制度,好明顯就是要防走資,以往輝煌時代大家都或許聽過,貪官可以從地下錢莊運錢落嚟賭幾億,這些踩界嘢賭企梗係唔會上身,所以才會衍生出中介人這行業,所以加強審查就必然影響中介人的收入,那些一條龍服務冇得做,亦會影響到賭企的VIP業務,所以賭收主要靠VIP的賭企,日後肯定更加艱難,要加強發展中場業務,或開拓更多非博彩收入。

如果戰友有去過澳門玩,都應該睇得出不同賭企,對非博彩業務的投放各有不同,作為少數去澳門唔賭錢的青冰,感受更深,現時臨急去發展已趕不及了,疫情中蝕少啲已經唔易,仲點會加大投資非博彩元素呢?最後如因這因素而不獲續牌,只能說你太後知後覺了。

講完一堆重點,其實牌面對銀娛(0027)最有益處,血統優良、龍頭及非博彩元素豐富,在監管過後,少一至兩個競爭,作為龍頭的自然受惠,所以除非你唔玩賭股,否則揀龍頭肯定無錯,至於其他選擇,之後個別再分析吧。

聲明:以上內容純屬個人意見及分享,並不構成投資、買賣建議或推薦
Credit: 青冰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