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勒緊褲頭,富人贏到開巷

今次疫情與沙士有不同之處。沙士年代,無論是有錢人、中產或草根階層都備受衝擊。在街上會見到有人在餐廳裏面吃「二手飯」(吃陌生人吃剩的飯菜);中產被裁,有因供不起樓要燒炭的;有錢人則因為資產價格大幅下降,身家縮水。

今次新冠肺炎的打擊對某些階層及行業特別大。科技進步,人與人之間提供服務不需要親身見面,那些毋須親身見面仍然可以復業的行業受打擊較小;但需要親身服務的行業,例如按摩、餐飲、美容、旅遊等等,經常要停業。這些行業除了老闆,很多員工都是草根或中下階層,失業及就業不足影響他們的生計。有些本身沒有申請公屋資格、但交租後月月清的「中下產」,就被迫由租樓改成住劏房。這些人水深火熱。

中產有部分被裁,部分要面對凍薪或自願請假,收入減少,但不少留職的人,年尾仍然有些微花紅。當草根階層要節衣縮食,股市同時升至3萬點,二手樓市成交增加並回穩,有說是個小陽春。新樓售樓處人山人海,被質疑為何病毒不會在新樓售樓處散播,卻會在年宵市場散播。售賣高級日本食材及日本貨的大型日本超市,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米芝蓮餐廳長期預約爆滿,想悠閒地吃個酒店weekend brunch,預約要等3個月,非得找熟人使橫手插隊不可。因需求大增,酒店由做一轉變成做兩轉,悠長愉快的weekend brunch變成一小時半的催迫茶餐,食物及服務質素也大幅下降了,依然一位難求。

美國聯儲局無限量化寬鬆,資產價格上升,去年美股及加密貨幣大漲,有錢人及有資產的中產變得更富有,不受疫情影響,繼續大吃大喝,大魚大肉。

科技進步和低息環境加劇了階級之間的貧富懸殊。

Source: LIHKG